天夜

三日骨

骨喰最近总是做噩梦。


梦里有一个人,一个蓝色的,像月亮的一个人。


一期发现骨喰最近很奇怪,每天早上都在打瞌睡,眼底的青黑也越发明显了。可是,无论怎么问骨喰,骨喰都是一句:没事的,一期哥你不用担心。


骨喰的梦越发明朗起来。


一开始,他只能看到一个蓝色头发的身影。但随着次数越来越多,他逐渐看清了那个人的模样。


“是谁呢?”


鲶尾说到。骨喰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问道:“怎么了?”


鲶尾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说:“唉?兄弟你竟然不知道?”


“知道什么?”


“就是三日月啊,就是那个……,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那个高三的学生会会长。我跟他打了一个赌,结果却连头绪都没有。唉╯﹏╰”


“我帮你?”


骨喰本以为鲶尾会一脸欣喜地同意。可鲶尾却连忙摇头,说:“不用了,不用了,兄弟,你平时也挺忙的。”


“真奇怪。”骨喰心里这样想着,但却并没有说出来。他起身回教室了。


骨喰又做了那个梦,不过,梦里的场景变了。那个原本背对着他的人转过身来,对他说,说了什么呢?,可骨喰怎么也想不起来,怎么也想不起来。


“到底是谁呢?”骨喰想着,但很快又沉沉的睡去了。意外的,他看见了一双蓝色眼睛,那眼睛里盛着月亮……


随着年岁一天天的增长,那梦也渐渐清楚起来,慢慢的看见了……


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始终徘徊在骨喰的脑海中,令他无法忘怀。


一期对于弟弟这种魔怔似的状态感到很担忧,原本就是个弟控的他,此时越发担心起来。


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问了骨喰。


“……我,最近看见了一个人,在梦里。原本梦见过很多次的人影越发清晰起来了。我,认得他。但我却忘记了他,我忘记了他的一切,忘记了所有。但是,他还记得我,我想知道。一期哥。”


一期突然说不出出话来。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一向内敛,沉稳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骨喰在说完这些话后,便不在说话。一期也沉默。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久到连骨喰都觉得有些尴尬时,一期开口说到:“真的那么想见他吗?”


骨喰被这句话问愣了,他肯定的说:


“想。”


一期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便走了,只留下骨喰一个人,那背影甚是寂寞。


第二天,一期带骨喰出去了。没带上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尽管弟弟们吵着要跟着一起去,但一期还是没有同意。随后,在药研和鲶尾的安抚下,众人才安静下来。乱说:“一期尼,是要带骨喰哥去见他吗?”


“是哦。”一期笑着回答。“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乱笑了笑,笑着跑了进去,其他孩子也跟着跑了进去,只留下骨喰在原地发愣。


“一期哥,这是?”


“走吧,骨喰。”


两人离开了熟悉的家,骨喰跟着一期来到了一个街道,人群熙熙攘攘,骨喰紧跟着一期走着。一个不留神骨喰跟一期走丢了。


骨喰茫然的站在大街上,不知何去何从。


“阿拉,好久不见,这不是骨喰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骨喰扭头一看,一个蓝色的影子出现在他的后面。那是骨喰每夜都梦到的身影。


“……好久不见”


这是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次见面。

骨喰幼时曾因车祸失去了记忆,导致他忘记了儿时的一切,一期为了让骨喰不那么难过,便搬了家。

而三日月则是骨喰幼时的童年玩伴,两个人熟到基本上已经把对方家当成自己家了。以至于一期总是操心,有一天骨喰会被三日月给拐走(事实证明果真如此)。


三日月把迷路的骨喰带回了自己家,一旁的一期看着这一切,差点没提着刀追上去。一旁的鹤丸劝到:“没事的,没事的。三日月不会对那孩子出手的。”

“他还想对骨喰出手?”

“大概,或许,也许是吧。”

……

“三日月宗近!放下我弟弟!”

“唉唉唉!一期冷静啊!”


后来,骨喰和三日月怎么在一起的,就谁也不知道了。

END


题外话 关于鲶尾跟三日月打的赌。


“兄弟”


“?”


“既然你跟三日月那么熟了,不如跟他说说,取消那个赌约吧。”


“什么赌约?”


“就是我跟三日月打赌,赌你究竟能不能想起他。”


“恕难从命。”


三日骨

十月三十一号的那一天下起了雪,年幼的三日月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雪。

对于年幼的三日月而言,这个家太过于寂寞了。只有他一个人,一直都是。

突然,他发现在窗户的正对面有一个小男孩正看着他。

那是一个跟雪一样的孩子,眼睛是那种纯粹 深紫在,像是紫宝石一样漂亮。他静静地看着三日月家的窗户,直到三日月看向他时,才转过头去。

小小的三日月跑到那个男孩的面前,好奇的看着他。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人,大冬天的仍然穿着单薄的衣服。

“你不冷吗?”

“……”

“我叫三日月,你呢?”

“你要不要去我家呢。我家很大很大的。有很多很多的玩具。你要不要一起去玩啊?”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走吧走吧,我家很近的,一会儿就到了。”

三日月兴冲冲的把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男孩带回了家。

“骨喰。”

“我叫骨喰。”

那个小男孩说到。

三日月愣了愣,随即笑了笑。

“我叫三日月哦,骨喰要好好记住啊。”

那是三日月生平的第一个朋友。名为骨喰的一个奇怪小男孩。

在那以后的好多年,直到三日月长大成人的那一年。骨喰都陪着三日月,而三日月呢?他有了很多很多的朋友 ,他的母亲给他了四个弟弟,小狐丸,石切丸,岩融,今剑。但三日月仍然记得有一个从小一起玩的,他的第一个朋友。

但是,他是谁呢?三日月现如今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每一年的万圣节,他都如约而至,每年的服饰都从未变过,每一年都是同一个地方等他。今年也不例外,三日月趁着四个弟弟正忙着分发糖果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小狐丸等人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

“希望他不要又迷路了。”他们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看见三日月回来,大家都很着急,于是他们去报警了。

另一边

三日月来到约定好的地方,骨喰早已等候在那。

“抱歉抱歉,来晚了,为了逃脱家里弟弟的监管。”

“发生什么了?”

“唔……大概就是前几次跑丢了,然后今天就看着我不让我出门了。”

“……”

“哈哈哈,不要在意那种小事了。”

“对了,要吃团子吗?新口味哦。”

“要。”

于是三日月和骨喰边吃着团子边看着月亮,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唯有蝉在小声地鸣叫。二人也不觉得尴尬,就这样任凭时间流逝。仿佛他们在很久以前便是这样,在同一个地方,同一片月光下。

“当当当”午夜的钟声响起。骨喰跟三日月到了别后便走了。三日月跟骨喰走的是相反的路,但今天,三日月悄悄的跟在骨喰后面,因为他一直都很想知道骨喰究竟从何而来。

起因大概是源于跟骨喰做朋友后的第三年,有一天父母带他去了一家医院,小小的三日月很害怕医生,也很害怕医院。那家医院的医生告诉父母说:“您的儿子患有臆想症。可能是因为长期自己一个人而产生出的幻想,建议以后多陪陪孩子。”这对于当时的三日月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他比一般人更加确定,骨喰是存在的,他真真实实的是一个人,他大声向医生及父母诉说着这一切。可是,他们却认为这只不过是三日月的幻想罢了,于是,他们带着三日月搬了家,逃离了那个地方。在那后,父母有了很多时间去陪三日月,三日月也并没有再提起骨喰。但是,在那一年的圣诞节,他又看见了骨喰。他们又在一起玩了。

三日月回过神来,继续跟着骨喰走。只见他来到一座森林前,然后头也不回的往深处走去。三日月也跟了上去,他一直想弄清真相,想让骨喰告诉真相,可骨喰始终不说 。

走着走着,骨喰不见了。三日月立刻向四周环视,寻找着骨喰的身影。

“骨喰!你在哪里?听到了快回答我!”

三日月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慌张,他并不知道骨喰去了哪里,他十分担心骨喰的路痴属性会使他迷失在这片森林中。

“骨喰!”去哪里了呢?

“嗷呜!”

一阵吼声从他身后传来,他转过去一看,一匹狼正在他的身后,凶恶的绿光中有着把他吞噬殆净的欲望。

三日月开始奔跑。

“呼哧呼哧”直到他精疲力尽,但还是未能摆脱狼。

于是他继续跑,突然他看见一丝亮光,他连忙向光亮奔去。

他看见了什么呢?

那漫天飞舞的萤火虫……

那个银白色的身影便站在大树旁,那匹狼仍在身后追逐着他,他进退两难。

骨喰突然转过身,一把拉过了他,将他带到身边,那狼像是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头也不回的逃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

“算了,赶紧回去吧,夜晚的森林很危险,你还是尽早回去吧。”骨喰用冷漠的语调说着,然后准备带着三日月出去。

“骨喰。”

“?”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

“没有”

“那么告诉我,为什么周遭人都说你是不存在的?都说你是我幻想出来的存在?为什么啊!”

“……”

“告诉我啊,骨喰。”

“告诉我啊。”

骨喰仍然一句话不说,三日月低着头也反常的一句不发。

他哭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骨喰慌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从未见过三日月哭泣。

“不要哭了,不要哭了,不要哭了……”骨喰笨拙地说着,想去擦掉眼泪。但却被三日月的手截住了,他并没有哭。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真相了吧。”三日月狡黠的笑着,像是得了便宜卖乖的狐狸一样。

骨喰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但他又没什么办法,毕竟对于三日月,他总是没办法心狠。但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三日月也没有办法了,他叹了口气。

“那么今晚,就陪陪我吧。”

骨喰望向他,三日月生得极美,连那月亮都无法与他媲美。

“……一如既往没有变啊。”

“好。”

那一晚,骨喰陪着三日月干了很多事。无一例外,都是三日月想出来的。最后玩累了,两人躺在那棵大树下看着漫天飞舞的萤火虫。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骨喰轻声说道。

但三日月并没有听见,他睡着了。

第二天,三日月是被摇醒的。他一睁开眼边便看到了小狐丸和今剑他们 。

“怎么了?”

“混蛋三日月,你昨天跑哪里去了?我们会很担心你的。”

“啊,抱歉抱歉。对了你们有没有看见骨喰?”

……

长久的沉默。他们望向三日月的旁边,三日月顺势望过去。只见他身旁躺着的不是骨喰,而是一具尸体。

三日月张开手,只见手里有一张字条,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但仍然可以看出来。

Thank you for finding me.

嘀嗒,嘀嗒……

泪水自三日月脸上滴落下来。

那是三日月平生第一次哭泣,也是最后一次。从那以后,小狐丸等人再也没有看他哭过。

办案的警察说到,这是一个失踪多年的小孩,因为贪玩跑进森林,然后再也没有回来。他的名字是骨喰。那个陪伴三日月多年的骨喰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他先三日月一步走了。

又一年圣诞节,三日月独自一人待在家里。突然门铃声响了,他去开门。

外面有一个小孩子,他有着银白色的短发,紫宝石般的眼睛。

Trick or treat

那孩子用半生不熟的英语说着。

“……”

“好久不见,骨喰。”

那孩子不解的望向他。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因为你之前说过哦,你叫骨喰,骨头的骨,口食喰。”

我还记得哦,骨喰。

END

从此三日月走上与一期一振斗智斗勇的路程。

一期:警察!赶紧把这个骗子带走

看了《不存在的朋友》而突发奇想,剧情可能有些不同但请不要介意ヽ(≧Д≦)ノ

三日骨

自从骨喰来到本丸后,栗田口家族便新添了一名成员,大家打心眼里欢迎骨喰的到来。审神者也非常喜欢这个孩子,于是,选了他为近待。从那时起,骨喰就变得非常忙了。

在三日月来之后也是如此,照顾主人,出阵,远征,马当番……这一切占据了骨喰大部分时间,就连三日月的到来,他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然后便走了。

三日月十分渴望见到骨喰一面,可他总是见不到。他去问栗田口的小短刀们,可他们也不知道骨喰什么时候有空。他去问审神者,可审神者却说,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三日月疑惑地想,

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骨喰了。

很久很久,久到三日月他自己都忘了等了多久……

三日月喜欢在正对着樱树的走廊上喝茶,一边喝着茶,赏着樱,一边看短刀们在院子里嬉戏。偶尔有时,莺丸会来找他,带着从烛台切那拿来的三色丸子,一边喝茶。他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寂寞吗?”

“为何这样说呢?”

“一直都是一个人赏樱,一个人喝茶,这样子许久,不感到寂寞吗?”

“……”

“三日月我可是老人了,谈什么寂寞不寂寞呢。”

“是吗?”

莺丸笑笑,不再说话了。

三日月也不再说话了。他望着那棵盛开的樱树,久久不语。那绚丽,灿烂宛如烟火一般的樱树,使他想起了在足利家的那场大火,也是这般耀眼夺目,刺痛着三日月的双眼,带给他终生难忘的记忆。

骨喰悄悄坐到三日月的身旁,望着那棵樱树,直到三日月回过神来。

“樱花真漂亮。”

“……”

三日月不知该怎么回答,见到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茫然大于惊喜。他不知该怎么做,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人,此刻竟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他从审神者那里得知骨喰没有以前的记忆,他并不懂得和现在的骨喰相处,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们以前经常这样子吗。”

一如既往的语调,如同记忆里那个冷冰冰的人儿。

“是呢,一直都是这样。”

三日月莫名感到很放松,像是很多年前的下午,在庭院里,他们一起喝茶那样,闲聊着,就可以耗过大半天的时光。

“今后也一起喝茶吧。”

三日月愣了愣,望向骨喰。骨喰仍看着樱花,丝毫没有改变,一如许多年前一样。

“好。”

他们的对话,像是很多年前三日月问骨喰的话一样。

“呐,骨喰。”

“何事。”

“今后也像现在在一起喝茶吧。”

“……”

“好。”

无论过了了多久,你仍是我的骨喰呢。